第179章 学生知错了,先生…

因薄藜灰一事过于骇人听闻,兹事体大,老爷寿诞在即、沈家尚未定罪,这些消息断不能从他们清竹苑传出去!

姚嬷嬷板下脸来,把院子的小厮、丫鬟叫到一起,勒令此事不准外传,更不允许他们私底下议论,若有被她听见的,谁求情也不管用,一律发卖出去。

众人再也不敢提起半字。

锦鸢沉默着垂眸。

沈家的下落也按照梦中所示进展。

沈家的败落丝毫不值得人同情。

这一辈子,立荣已经不在了,妙音也先一步逃了出去。

对于沈家,已无任何她留恋牵挂的人在。

只要一想到沈家那几位主子对她下的种种手段,心底甚至期待着沈家被抄家、那些道貌岸然之辈被流放!

是他们自食恶果!

更是善恶自有天来报!

至于赵非荀……

锦鸢不愿去想。

在姚嬷嬷言明厉害后,姑娘们作表率,如常在院子里绣花赶工,偶尔闲话几句,看着看着姊妹和睦,一派岁月静好,尤其锦鸢心情看着最佳。

姚嬷嬷今日却没和她们在一处赶工,带了个小厮去冰库领冰块回来,切成巴掌大小存在冰鉴,又亲自泡上一壶壶冷茶,手上还在缝制两个冰枕。

一直忙完晚上,赵非荀仍未回来。

嬷嬷照旧让她们回去歇息。www.tcdpo.com 茄子小说网

锦鸢睡意不浓,但做了一日的针线活,眼睛酸痛,晚上照着烛火连针眼都快看不见了,只好作罢,翻开了三字经,又研墨、沾笔,自己学着写。

午后姑娘们凑在一起做绣活难免无趣,锦鸢拿着三字经,向拨云竹摇二人请教不认得的字,这半日下来一心二用,倒还真让她记住了不少字。

这会儿自己照着书上的字写。

不懂如何用力、也有些忘记了笔画顺序,但看着一个个字在自己手中被画了出来,心中竟还有几分骄傲,一时写得连时辰都忘记了,将三字经的第一页反反复复写了好几遍。

笔墨纸砚这些都不便宜,她又怕写大字浪费,将字写成豆腐块大小,结果发现越写越丑,丑到连她都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在屋子里自得其乐,却不知,院子里赵非荀已归来。

这一日,他见了太多脏东西,恶心的人性贪婪,心情显然不佳,只想回书房去安静看书,却看见小丫鬟屋子里的烛火还亮着,想起她柔怯的语气、难得乖顺的模样,抬脚变了方向。

跟在后头的轻风暗暗松口气。

锦姑娘可真贴心,这么晚还点灯守着大公子回来。

而‘贴心’的锦鸢正沉迷学习,连推门声都不曾察觉。

直到听见已走至身后的脚步声,她险些被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煞白的猛一下转过身来,惊呼声已经到了嘴边:“是——”

是……

赵非荀……

她好悬没把舌头咬了,才收回后头的话。

心口仍狂跳不止,屈膝请安:“大…大公子,您回来了…”

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

赵非荀低下视线,看着小丫鬟面上惊慌失措的表情,一双杏眸睁得溜儿圆,惊愕的就差在脸上写上‘你怎么走路没声儿快吓死奴婢了’这句话。

这张生动的面庞,无疑稍稍取悦了男人。

他随意应了声,挑了眉问她:“吓到你了?”

锦鸢迟疑了一瞬。

不能说‘是’,也不能说没有。

她挤出一个笑脸,微微垂眸,像默认而不敢直言的反应。

烛火下,柔顺中还有一分赵非荀鲜少见的腼腆。

他褪去了在外头的戾气,抬手在她面上轻捏了一把,语气也不禁柔和了些,“这么晚了还不睡,在做什么?”

粗糙的指腹,捏着面颊微有些刺痛。

他仍不知放轻力度。

可锦鸢也不敢露出吃痛的反应,她低声答道:“奴婢在练字,一时着了迷忘记了时辰。”

这句话她如实说出。

说完后才惊觉不对。

哪怕她当真无心等赵非荀回来,这话也不能直接说出来。

但话已经说出口,她有些胆战心惊的等着他的怒气释放,可降下来的只有面颊更明显一些的刺痛,他仅仅用力捏了下面颊,语气略淡了些,“倒是好学,拿来看看都写了些什么。”

这算是…罚过了?放过她了?

锦鸢怔了下,心跳紊乱了瞬。

不是安心,而是担心。

怕他之后还要借机发作。

赵非荀等了会儿,小丫鬟还是没什么反应,低着头瞧不出在想什么,他也懒得再看,只当是她觉得自己的字羞于见人的反应,伸手直接拨开她,手朝身后的宣纸伸去。

锦鸢瞬间回神。

她的字——

那笔丑字!

“大公子别看,是奴婢乱写的,实在太——”

她慌张的解释,试图抓回宣纸失败,只能眼真真的看着赵非荀拿起来,开始看。

锦鸢羞愧的恨不得钻进洞里去。

赵非荀瞥了眼小丫鬟的反应。

眼中已生出淡淡笑意。

“爷不笑话你就——”

话音未落,他就看见了纸上的字,“咳……”

纸上这些都不能称之为字了,就是鸡爪子握笔都能比这好许多,更不用提最后都快糊成一团的墨点。

看的赵非荀扶额气笑了好几声。

屋外头,姚嬷嬷隔着窗子听见了大公子的笑声,默念了声阿弥陀佛,看来今日不但平安无事,大公子心情显然不错,嬷嬷面上也松快了许多,连忙给姑娘、小厮打手势,让他们赶紧上夜宵进去。

屋里。

赵非荀每笑一声,锦鸢的脸色就红一分。

“您说…”她嗫嚅着,小声辩驳:“不会笑话奴婢的…”

声音虽小,但语气还带微不可查的控诉。

赵非荀抖了下纸,纸张哗啦啦作响,“我也没能想到这笔字能丑成这样。”

锦鸢……

“奴婢、昨儿才开始学写字。”

赵非荀眼中生笑,语气却一本正经:“刚启蒙的三岁孩童都不至于写成这般。”

锦鸢实在有些绷不住,一脸惊愕的抬头。

她连三岁孩童都不如?

或许是赵非荀的语气比平日随和了些,才让她没那么害怕,有或许是她较了真,认真道:“奴婢承认最后几个字写的是丑了些,前面几个字也写的不太好,中间有、有几个字写的也…也并没有大公子说的那么差……吧……”

赵非荀勾唇,笑意明显。

令她愈发心虚,连耳垂都烫红了,立刻移开视线,不敢再看。

字的的确确是丑。

但眼前小丫鬟的这副模样,也的的确确有趣。

让人忍不住欺负一二。

“丑了些?不太好?中间那几个字不太差?嗯?”他抬脚逼近,小丫鬟步步后退,后腰撞上桌边,可眼前的男子还在逼近,她无处可躲,膝盖软了下去,跌坐在凳子上,男人也跟着弯下腰,胳膊伸直抵在桌边,将她圈禁在双臂在时。

垂首,眸色深邃的令人面红心惊。

“锦鸢,”他语气暗哑着念出她的名字,“说谎话的学生是要挨罚的,知道么。”

锦鸢死死压低视线,攀升的温度热的她发汗。

“奴婢…”

没说谎…

“这就不止说谎一桩,再添一桩明知故犯。”男人低沉的嗓音,对她似有无限的耐心,腾出手,钳起她的下颚,视线灼热,“当,两罪并罚。”

锦鸢听到罚这一字,立刻慌了神。

“奴…学生知错了,先生…”她柔声央求着,乌润的眸中雾色连绵,彻底将廉耻一起撕开:“我再也不敢了…”

生怕他又要使手段欺负自己。

男人的指腹摩挲了两下,缓缓一笑,如成功围猎的猎手,语气稳笃,吐出二字:“晚了。”

推荐阅读:

我的菩提男主 道士夜仗剑 沈长乐谢青棠 花都妖孽狂少 我以武道粉碎星球 脑洞列车 叶无歌江玄疯狂冒泡 洛清欢君九离 阴阳定数 人在终极一班,开局垂钓修罗铠甲 凤女还生 守梦人之梦灵 柯南之跟在大佬身边的我太难了 从斗罗开始吞噬诸天 不一样的男妃子 北荒之地 大湖小妹 特战狼王 龟龙变 医武独尊宁天 洪荒:满级炼宝,谢邀诸神入坑 王妃C道出位 穿越之胖妞的如意人生 重生带只嘤嘤怪 又是保卫和平的一天 帝弑天穹 超级植物分身 公主复国记 江酒陆夜白 都是漂亮惹得祸 鬼睨 后唐兴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