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失踪还是绑架?

?

“爸,爸!”不知为何,我心中有一种无比焦急的赶紧,说不出来,有一种好像自己慢上一步就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一手拎着酒肉,另一手握着钥匙,无论如何都无法好好的将钥匙插入孔中,我是在惊慌吗?感到害怕?那么,我究竟在惊慌害怕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终于将钥匙插了进去,用发抖的手指一圈又一圈的转动着门锁,我究竟是怎么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门打开,门未关鞋子也没有脱,将酒肉随意丢在一旁的桌子,也完全不担心酒瓶会摔碎,就这样大步的走进屋内。

“爸?你在哪?爸,爸!”我忽然感觉心特别的慌,似乎有某些东西将我心中的一部分给剜了去,踢开爸妈的屋门,没人,拉开卫生间的门,还是没人,厨房、阳台、我的房间,一个人都没有!

不仅仅如此,好像就连爸妈生活过的痕迹也都消失不见了,爸妈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板,被子枕头什么的都不见了,拉开衣柜的门,里面竟然空无一物,我整个人完全的懵了。

我如同发疯一般在屋内寻找着爸妈的痕迹,越是找不到越是惊慌,越是惊慌我就变得更加的狂躁,此时家中的场景如同招了贼一样。

邻居张姨听见我在屋内咆哮的声音,好奇的打开门,她站在我家门口朝内张望,看到一个人背对着她趴在地上如同疯子一般翻箱倒柜,不仅如此口中还发出不知名的咆哮声,可把张姨给吓坏了,她赶忙回屋抄出了一根碗口粗的擀面杖,蹑手蹑脚的走到我的背后。

就在她举起擀面杖准备挥下的时候,我的猛地转过身,我们四目相对皆是愣在当场。

我听见张姨猛的呼了一大口气,随后收起擀面杖冲我大声喊道“臭小子!你疯了啊,在自己家瞎咋呼什么,门也不关,我还以外进来强盗了呢,我一把年纪了你是不是想吓死我?”

我的眼泪瞬间滑落,嘴中含糊不清的说着“张姨,我爸他...他失踪了!”

张姨听我这么一说也是楞了一下,但是随后她用一种讶异的眼神看着我,看了足足10多秒之后,才换了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她说道“我说鑫鑫啊,你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我也能理解,毕竟打你记事起,就没见过你爸,说起来,你也真是挺坚强的,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真是挺不容易的,一会上我家吃饭吧,等你叔下了班,你俩喝点,或许就能感觉好一点。”

听了她这话,我更懵了,甚至还笑出声来了“姨,你说啥呢,我家在这住好几年了,我爸妈昨天不还跟你家约了过几天出去爬山的吗,你咋说我是一个人生活...”

张姨的两个眉毛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我说鑫鑫啊,你这孩子不会是上班上的整出精神病了吧,怎么瞎说话呢,我都在这住了将近30年了,当年你待的那个孤儿院院长心疼你,给你在这整了个房子,你自己在这住了好几年,哪来的你爸妈。”说完,张姨又将擀面杖举了起来,看我的眼神就如同真的在看一个精神病一样。

我强压下心中的混乱,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可能是我压力太大了吧,我没事张姨,你回去吧。”说完我就推着张姨将她请到了屋外,随后重重的关上了门,我隔着门还听到了张姨的一声叹息和那句“这孩子真可怜”

我背靠着门,缓缓的坐在地上,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裤子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脑子里清清楚楚的记着呢,我爸妈的相貌,他们明明就在,你为什么要骗我。

对了,我脑中突然想起什么,赶忙爬起来冲进那个属于爸妈的房间,桌子上还放着相框,那是我跟老爹和后妈、妹妹照的全家福,我一把抄起相框,随后我的眼泪一滴滴的摔碎在相框的玻璃面上。

不见了,照片上只有我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几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了?不可能。

我打了辆的士,立刻赶往了老爹的单位,和老爹关系最好的几个叔叔居然说单位根本就没我老爹这个人,而且他们也根本没听过他的名字。

后妈的单位也是一样,此时应该在单位上班的后妈,居然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

我回到家中,无法相信这一切。我的手机中、家中的相册里、邻居、爸妈单位的同事朋友,居然根本就不认识我爸妈!

他们甚至认为我疯了,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一切。

真的是我疯了吗?不,我不相信。

我的脑子里还深深的留有他们的名字和样貌,太清晰了,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我都记得。所以他们绝对是存在的,绝对不是我疯了!

我趴在电脑桌前,根本想不出任何的头绪,没有任何的头绪。

在连灌了两瓶给我和老爹准备的酒后,我醉倒在床上睡了过去,真希望这都是梦,醒来后他们都站在我的面前哈哈大笑,然后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离家出走。

头痛,阳光太耀眼了,晃的我睁不开眼,翻了个身我从床上滚落在地。疼痛使我瞬间清醒,只在地上愣了两秒,我便立刻爬起冲到爸妈的房间。

我彻底的崩溃了,那不是梦,他们真的消失了。两个大活人,消失了,不,是三个,还有我的妹妹。

我找了把椅子坐下,防止自己会跌倒在地上,头痛欲裂,我想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简直难以置信,看来,除了我以外,没人相信这世界上还有我爸妈的存在。

手机在裤兜里猛地一震,吓得我立刻站了起来,有一种直觉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很快就会知道了。

打开手机,竟然是一条彩信,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发彩信?

没有多想,立刻点开查看,是一张图片,图片上的内容惊得我差点将手机丢下,是我们家的全家福,四个人,只有老爹板着脸,当时我还吐槽他,表情像木瓜。

这是怎么回事?我脑子像是从20层摔下来的肉泥,乱成一团。

我爸妈果然是存在这个世上的,我果然没有疯!我向下看,图片下还有一行字“今晚10点,来面试。”

面试?这是什么鬼话,乱七八糟的,我瞟了眼发信人电话号,便瞬间握紧了手机。

44444444444,整整11位数,全部都是4,我明白了,是那个地方,那个恶作剧的人,绑架了我的家人,可能还威胁我家周围的人,不让他们向我透露一丝一毫的消息,甚至还让他们装作不认识我父母的样子。

不过,这说不通啊,我家也不是有钱人家,他们根本没有理由绑架我的家人,如果是要人体器官的话,绑架我不是更有价值吗,而且也没有必要给我发照片告诉我人在他那里,更不用说,还让我去面试。

是因为我删了之前的那条短信吗?所以用这种手段强迫我去面试?我的脑子乱成一锅粥。

能给我答案的,只有那个地方了。我记得是,黄泉路44号,底下4层,404房间。

晚上10点吗?好,让我好好会会你!

就算真的是鬼门关,今晚我也要闯一闯了,竟然敢绑架我的家人,就算是坐牢我也要把你们通通都干掉。

我把上学时的书包翻了出来,一个大大的米奇老鼠印在上面,因为洗的掉色,原本的彩色变成了灰白色,看上去十分的诡异,我拍着脑门,我小时候的品味,真是不敢恭维。

我这么穷,总不能再花钱买个书包去吧,真是...唉

家里的几把切菜刀,用布裹了裹放在了背包的侧面,这样摆放是为了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随时抽出来自卫,带了水、纱布、消毒液、手电筒,还有在楼下便利店买的面包、肠、蜡烛、打火机。

感觉我这不是去救人,而是去探险,可我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啊,而且也不像美国大片,动不动就掏枪,我上哪搞那玩意去。

准备的东西也差不多齐全了,我也想不到再带什么东西了,我掏出手机充上电,又一次打开了那条短信,咬着牙将那张照片保存了下来,这是唯一的一张,有我们一家人的照片了,我将它设置成了桌面和手机屏保,只要亮屏就可以看到。

现在才下午两点多,距离晚上十点还有八个小时,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随身带的道具,又在其中加了一些工具,比如扳手、螺丝刀一类的东西,如果找到爸妈,他们被囚禁的话,这些东西就能派上用场了。

我又将这些东西的摆放位置重新调整,并且熟记于心,这样,在关键时刻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出我需要的东西。

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等待时间了,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兴奋,感觉自己的前列腺都很刺激,本打算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因为晚上可能有一场恶仗要打,但是太过于兴奋,双目圆瞪,那表情可能就像个变态一样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也终于熬到了晚上九点,因为之前太兴奋了,搞得现在自己的精神和身体十分的疲惫,哈欠连连,这可真是要命啊。

更重要的是,我直到此时才想起来,我有那么长的时间,为什么不提前去黄泉路看看,熟悉一下地形,或者直接闯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呢,我这个脑子...唉

为啥我要傻呵呵的等到时间再去呢,瞬间感觉自己像个蠢叉一样,后悔也来不及...

没办法了,距离短信中要求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得赶快打的士去,能提前一些到,我就多一些胜算,想到这里,我不再懊恼,狂奔至街道上开始拦的士。

呼啸的北风如同一根根锋利无比的钢针,穿过我的外套直刺入骨,今晚,我有一场硬仗要打,爸妈,我来救你们了!

推荐阅读: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重生之弄潮逐浪 斩龙天师杨玄 拒做年代炮灰,最野糙汉带回家 霸气老公惹不得:家养小萌妻 绿色黑科技 金牌小郎中苏离 我有一剑:截胡纳兰迦,获得素裙青睐 我可能是一只不死妖 相妻教夫 综漫之等待爱情 绊惹春风 快穿女主:我把反派养萌了 贪吃猫妖修神记 魔王禁书库 末日之乱世王者 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 下堂王妃要休夫 废妃狠彪悍 我是马谡,人在街亭 阅见非遗:玉树临风之一念惊鸿 女神攻略:校花女友有毒吧! 大内侍卫,开局祖传刀法大圆满 国民萌宝四岁半,九个大佬宠上天 太后十三岁 您点的咒灵无害化服务已送达 末世重生:攻陷反派那朵高岭之花 让你直播你摆摊?这个明星不走常路! 第四世王位攻略[西幻] 校草大神别惹我 寒门:我一介书生,白捡个老婆很合理吧 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