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见钱眼开

点击章节报错

张三听闻吴亮这话,急忙往手中的茶杯看去。

这不看则罢,一看还真是吓一跳。

“少爷你快看这茶水竟这般的浑浊,看来两位道长说的一点也不错,那老神医果然并非什么善类,依我只见这茶水还是不喝为妙!”虽说张三这一生也没有见过昆仑的修道者,但玉虚昆仑的盛名早在张三没有出世的那会便已传遍天下,此番吴亮和陈刚人还未到便能知晓茶内会有玄机,张三更是对玉虚昆仑的修仙问道者的盛名钦佩不已。

随着张三的这一句,宴津急忙端起一旁的茶水。

正如张三和吴亮所说的一般,杯中的茶水竟然和米汤一般的浑浊。

宴津刚将手中的茶水看的仔细,一旁的陈刚不由说道“现在你这小子应该相信我师兄刚才所说的了,此番你这小子还不速速拜谢我师兄的救命之恩!”

一来宴津自出生到现在也没有出过家门,哪里能够知晓人心险恶,二来宴津心系其母的病情,怎么也不相信素未谋面的老神医和无缘无故的要自己和张三的性命

“张三叔虽然我们杯中的茶水和米汤一般,但那老神医与我们根本就是素未谋面,更不要提跟会有什么仇怨了,既然那老神医与我们无冤无仇那根本就没有加害我们的理由!以我看我们手中的茶水九成是那老神医用什么草药所泡制的独门茶水,所以才会这般的浑浊........!”不等宴津说完,一旁的陈刚便大喝道“我们师兄弟好心救你这个臭小子性命,而你这个臭小子却一心帮着那个妖孽说话,白白将我们师兄弟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早知如此我们师兄弟又何必要救你这个臭小子!如今那妖孽要你这臭小子的茶水就在你这臭小子的面前,既然你这臭小子说那妖孽与你无冤无仇,没有理由要还你这臭小子的性命,那你这个臭小子倒是将面前的茶水给喝下去.......!”

吴亮听闻陈刚如此言语,不由喝道“师弟千万不可造次,你这般分明是逼着他去送死!虽然这臭小子愚不可及,但是救人一命却胜造七级浮屠!”

“喝就喝,谁怕谁!我始终相信那老神医与我等无冤无仇,却没有加害我们的理由!”言语之间,宴津不觉将手中的茶杯往嘴边送去。

“少爷........!”这一举动可吓坏了一旁的张三。

陈刚却冷冷的说道“师兄你也看到了,这臭小子可是自己找死却怨不得我.......!”

不等陈刚说完,吴亮便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陈刚见状,急忙停止言语。

吴亮则大步抢上,一把拽定宴津端着茶杯的右手“臭小子只因生命只有一次,因此才会如此宝贵,就算你已经活腻了,但也该为你的父母想想!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听我一句劝就此离去吧!”

“我历经一个多月,不远千万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够相请老神医随我一起回家,医治我母亲所患之疾,如今没有请到老神医,说什么我也不会走的!”一旁的陈刚听闻这话,不由冷笑道“师兄这臭小子如此冥顽不化,你对他言语只不过是对牛弹琴而已,只怕这臭小子的母亲所患之疾没有治好,他们全家早已葬身那妖孽之腹!”

吴亮听闻陈刚这话,不由说道“师弟人命关天,难道你少说两句就不行吗?臭小子你要医治你母亲所患之疾寻找什么人不行,非要前来寻找这个妖孽?实不相瞒此处原先唤作牛家村,而现在却叫做神医庄,正是因为这个妖孽害了整个牛家村之人,霸占了整个村庄所致,倘若你们的鼻子不曾失灵能够嗅到这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腥臭味,就速速离开此地前往别处求医!”

张三听后不由战战兢兢的对宴津说道“少........少爷,他说的一点也不错,这神医庄的空气之中的确蔓延着一股腥臭味,莫非这神医庄的张姓老神医真是什么妖怪?那昆仑的小道士我且问你,你刚才所说牛家村的村民早已经被这神医庄的妖怪给害死这可是真的?”

“这人命关天的大事,贫道又岂可乱说!贫道敢拿自己的性命和玉虚昆仑的声誉担保,刚才所说的句句属实,此番要说的贫道也已经全部说了,倘若你们不想步牛家村村民的后尘那就速速离开这里吧,只怕那个妖孽到来,你们想走也走不成了!”张三听闻吴亮这话,不由哀嚎起来“爹啊!娘啊!媳妇啊!孩儿啊!你们死的好惨啊........!”

就在张三撕心裂肺哀嚎之际,陈刚竟突大步抢上前来捂住张三的嘴“师兄那妖孽正往此处而来,听这声音马上便到这里!”

吴亮闻言,不由叹了一口气“哎!我师弟说的一点也不错,此番那妖孽已经往这里而来而且转眼即至,现在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倘若你们想要活命的话就放聪明一点,千万不要乱说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师弟.......!”

在吴亮的的呼喊下,陈刚急忙松开张三跟随吴亮一起往先前摆放宴津和张三茶水的茶几之下钻去。

张三见状先是一愣,后又擦了擦眼泪对宴津说道“少爷以前我曾多闻玉虚昆仑的弟子道法高强,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试问这小小的茶几之下又怎么能够藏的住这么大的活人,我看这两个小子根本就不是玉虚昆仑的弟子,而他们刚才所说牛家村村民已经全部被妖怪所害也是骗人了........!”

陈刚听到这里,两只眼睛不由死死的瞪着张三“你这厮........!”

“师弟那妖孽转眼即至,办正事要紧!你们两个听着要想活命的话,看到什么和听到什么多不要惊讶,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们师兄弟自会在暗处周全你们!”言语之间,吴亮和陈刚早已从怀中取出四张符印粘在茶几的四角。

随着吴亮和陈刚嘴里的一阵念叨,藏在茶几之下的吴亮和陈刚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宴津和张三见状,不由吓得目瞪口呆不能言语(要不是两人亲眼看见吴亮和陈刚两人瞬间在自己面前消失,也不敢相信这时间上竟然会有隐身术,看来外面流传玉虚昆仑弟子道行高深绝不是谣言,就连玉虚昆仑年纪轻轻的吴亮和陈刚便有了如此的道行,可想整个玉虚昆仑的实力有多么恐怖,难怪世人论起世间修仙问道的门派皆推玉虚昆仑为第一)

那吴亮和陈刚只是玉虚昆仑的二十一代弟子,别说吴亮和陈刚这两个玉虚昆仑的二十一代弟子,就连玉虚昆仑的十七八代弟子也没有能够修炼到隐身术的境界,吴亮和陈刚只不过是接着怀中的八张符印并运用体内真气摆布了一个隐遁阵而已,说白了就是一个障眼法,只因宴津和张三两人对那修仙问道的玄黄之术一窍不通才误以为吴亮和陈刚刚才所使的乃是隐身术。

就在宴津和张三瞠目结舌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句“不知是谁要请老夫出诊?”

正是有了这么一句,宴津和张三方才缓过神来。

当宴津和张三转身往后看去之际,只见一个身板纤细,头发花白,胡须长垂,满脸皱纹,下巴高高翘起的老头,正扭扭捏捏的往屋内走来。

宴津见状,怎么也不愿相信眼前的这个老头便是吴亮和陈刚口中所说的妖怪。

张三见状,不由将嘴凑到宴津耳边“少爷你看着老头多这么一把年纪了,为何走路却像小姑娘一般的扭扭捏捏.......!”

张三还没有说完,那老头早已到得身边“你这厮是不是在说老夫的坏话?”

张三闻言,不由吓的双手直摇“我刚才只是赞赏老神医你多这把年纪了身体还这么健朗,却不是说老神医你的坏话!再说我们此番前来正是有求与老神医您,又怎么敢说老神医您的坏话!”

那个被张三唤作老神医的老头听后,不由伸手揽了揽自己的胡须“这还差不多,不过谅你这厮也不敢说老夫的坏话!原来前来求医的就是你们两个,不过你们可知道老夫救人的规矩?”

宴津闻言,急忙双手抱拳“实不相瞒老神医只因家母突然染上了怪疾,各处大夫皆束手无策,所以我们叔侄两人才会不远千万里前来相求老神医您,还望老神医能够看在我们叔侄不远千万里而来的份上随我们一起前往医治家母之疾!至于老神医刚才所说的规矩,请恕我们叔侄初来乍到不能知晓,还望老神医您明言,只要我们能够做到必定万死不辞!”

“算你这个小子乖巧,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告诉你这小子吧!凡是来求医老夫的没有重金老夫一律不医,不过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有重金之人.......!”那老神医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不觉移向一旁茶几上的茶杯“老夫见你们不愿千万里赶来,才会吩咐家丁给你们看茶的,没想到你们却不领老夫之情,老夫也不怕告诉你们此差乃是老夫用百十种草药秘制的药茶,别人别说是喝了,就算想见识一下也不能够,没想到你们两个却这般不知好歹!不过老夫念在你们两人不远千万里救母而来就不与你们计较了,此番你们只管饮完这两杯茶,然后在去后面的柴房歇息一夜,明日一早自行离去吧!”

那老神医言罢不由双手一摆,扭扭捏捏的往外而去。

“还请老神医等一下!”那老神医听闻张三的呼喊,不由停下脚步“你这厮还有什么事?”

“原来老神医的规矩就是没有重金不医,这就好办了!虽然我们老爷没有多少钱财但也是富甲一方的大员外,倒也能够日进斗金,只因此次我们主仆两人来的匆忙只带了一千两黄金在身,如今我们就将这一千两黄金送给老神医你权作见面礼,至于这医病的诊金,老神医您只管开出一个价来,只要老神医你肯随我们主仆前往治好我们夫人之疾,我们老爷一定如数奉上!少爷!”言语之间,张三早已取下背后的包裹。

宴津见状,也急忙取下背后的包裹。

当宴津和张三将包裹之中的那一千两黄金捧在一旁的桌上之际,那老神医的态度立变“我就说这位公子相貌堂堂,一看便是大富大贵之相,刚才老夫只不过给你们开了一个玩笑而已,既然公子和老弟一片孝心和诚意,那老夫陪你们走上一趟又何妨!来人啊!速速给公子和老弟重新换过热茶好茶来,并且为公子张良酒饭!”

宴津和张三闻言,急忙一起抱拳作揖“多谢神医的热情款待,我等感激不尽!只不过这茶水就在这里却用不着置换,神医还是给我们张张罗一些粗茶淡饭即可!”

“此茶早已凉透了,再说公子和老弟不愿千万里而来,老夫又怎么能够拿凉茶和粗饭招待........!”那老神医话还没有说完,早已一柄长剑飞过将茶几上的茶杯给击的粉碎。

随着地上“噗呲”翻滚的毒液,茶几底下的吴亮早已抢了出来“你这妖孽还要装腔作势到什么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神奇宝贝之磐石大君 病弱王爷怀里的娇娇是朵黑心莲 团宠小公主,疯批暴君沉迷养崽 好评返仙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 夏天过后 江辰 不怕雷劈的石头仙 重生08,秒赚千亿崛起香江 神医下山:开局九封婚书星空野狼 我有一剑:截胡纳兰迦,获得素裙青睐 世家 玄幻:三千归一途 卡徒狂潮 变身捷德:继承父业,我成了黑暗奥特曼 我从洪荒来 陈道俊 赘婿三年,我要离家出走 张本 能读心的我不想当大师兄 大明少皇 婚婚欲睡,公子染妻上瘾 福宝三岁半,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粟宝苏意深 穿书女频,大婚当日被女主杀死 茅山遗秘 唐诗会馆 良医萧璋 农妇,山全,有点田! 还珠之凤凰重生 游戏加载中 退婚崛起,我将女帝纳入后宫 女神的绝品战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